愛書人徵文貼紙





高中休學的松浦先生,第一份工作是拆屋工人

我從來沒有想像過,會像現在這樣從事與書相關的工作。二十五歲之前那段時期,我從高中休學,去了美國,回來日本之後也一直在美國跟日本之間往返。那時候的我,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好,一直覺得很迷惘。自己該做什麼好呢?……這個答案,或許直到現在都還不是那麼清楚明白吧。高二休學後,每天一早我就離開家門,去公園,去圖書館,去電影院。之所以這樣,是因為不想待在家裡什麼事都不做,而被嫌棄認為我不過是在那裡晃來晃去。跟家人道別,出了家門後,我都盡量做一些不花錢的活動。

雖說沒有任何想做的事,但覺得自己既然休學了,就必須想辦法自立,所以才想說應該開始工作。但高中休學的我,並沒有「選擇」工作的資格。願意用我的,只有土木類的工作。第一個零工是「拆屋工人」,就是拆房子的工作。用超大的榔頭將牆壁敲垮,既危險又流得滿身汗弄得全身髒兮兮的,但是卻覺得十分暢快。總之就是盡量勞動身體拚了命地去做。

那時候的日薪是四千日幣。沒有工作的時候玩得可兇了(笑)。雖然學校的朋友漸漸地疏遠了,但是在玩樂的場合所認識的同伴也開始增多。當時,稱得上是朋友的,大都是二十歲以上的人,不管去哪裡,我總是年紀最小的。唉,從沒幹過什麼正經事。亂七八糟的生活。一時興起,一群人就開車去海邊,晚上就帶著女孩子到處去玩。總之,就是拚命地打工過活,完全沒有所謂「青春」的感覺。

雖說如此也有不少辛苦的地方。總是身處於社會最低層的環境,終究是非常辛苦的。感覺就像是舔著地面,從底下往上看的心情。打工的日子,因為做的都是會弄髒身體的工作,沒人肯理會,完全是被眾人疏遠的感覺。

雖然不清楚現在還有沒有,不過當時只要一早去高田馬場鐵道旁的公園,就可以找到工作。這就叫作「立坊」(*1.),只要站在那邊,就會被帶到某處的建築工地。也就是所謂的臨時工。在那種地方,十幾歲的人差不多就我一個,其他大概都是成年人。在那些人裡頭,有些好像連戶籍都沒有了,還有一些不是日本人,感覺好像是進到了一個過去所不知道的世界。因為這樣的經驗,讓我知道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。比方像是了解到人必須獨自活下去的現實,還有過去從未見識到的社會底層等等。在精神上也讓我變得更為堅強吧。直到現在,我仍舊對於「隸屬某個組織必須服從」,或者「屈服於權力」有著抗拒感,我想也許是源自於那時候的經驗。

*1.立坊:土木、建築工事等招募以日計薪的臨時工的立牌。
創作者介紹

布克文化 PIXNET 官方部落格

讓我們布克在一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